即时新闻:
食药打假

媒体暗访“笑气”市场:40元可买到十支,供货商称很好卖

2017年07月11日 17:21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陈伟斌 等   

  近期,一篇名为《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的文章引起社会强烈关注,一位在西雅图留学的中国女孩因沉迷“打气球”,最终导致下半身重度肌无力等严重身体疾病。

  所谓“打气球”,就是吸食一种叫一氧化二氮,俗称“笑气”的气体。这种略带甜味、凉丝丝的气体,会让吸入者有短暂的欣快感。

  钱报记者调查发现,“打气球”早年源于国外,但在国内的一些娱乐场所亦有出现,并且倍受部分寻求刺激的年轻人喜爱。虽然“笑气”的潜在危害已引起重视,但购买渠道还是很容易找到,钱报记者联系到一卖家,只花40元就买到一盒内含10支的“笑气”。

  正在美国的留学生:身边“打气球”者并不鲜见

  目前,国内一些娱乐场所中,这种会令人产生短时间欣快感的气体,正在不少追求刺激和新鲜的年轻人群中扩散。

  去年年底一档本地电视节目,在暗访杭城一家知名娱乐场所时发现,有人正在吸食“笑气”寻求刺激。几乎同时,北京、上海、成都等地皆曝出有人吸食此类气体的状况。今年上半年,浙江省人民医院也出现因吸食“笑气”而送医的类似病例。

  记者了解到,从2015年起,“笑气”逐渐开始出现在西雅图和纽约的中国留学生聚会上。

  对此,正在美国加尼福利亚留学的何丽(化名)同学也向记者坦言,她身边有朋友确实在玩“打气球”,并且这种情况在美国的一些演唱会、派对和娱乐聚会上并不鲜见。

  在《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那篇网文中,林娜(化名)是坐着轮椅被推出北京首都机场的,导致这个严重后果的,正是“笑气”。

  林娜在自述中说,她的父母怎么都不会想到被送出国深造的女儿会是这番模样地回归。而她自己,也哀叹当初没碰“气球”那该多好。

  林娜表示,在西雅图“打气球”甚为流行,她微信里到处充斥着贩卖“气球”的留学生,这让此前连烟酒都不碰的林娜十分好奇,就在朋友的怂恿和带领下去买了几盒所谓的气弹。林娜说一开始自己就尝尝是什么感觉,可是之后就沦陷了。

  曾尝试过的杭州小伙:去年有一阵杭州夜场流行过

  为此,近日钱报记者前往杭城数家KTV和夜场探访,暂未发现有人“打气球”。在一家夜场门口,记者拨通了一名奶油气弹送货人的电话,当问清价格并确认地址后,对方要求记者提供获取他联系方式的中间人名字,否则不予送货。

  随后,记者找到了曾经打过气球的知情者刘敏(化名),他记得,“打气球”这种方式最早是由国外传过来的,去年有那么一阵子,杭城的一些知名娱乐场所里,都可以看到身着光鲜的年轻人,聚在包厢或卡座里“打气球”。但今年以来,这个群体似乎少了一些。

  刘敏说,娱乐场所内一般都不会提供奶油气弹和用于稀释“笑气”的奶油枪,除非有客人自己需要,可以让自己找熟人送货上门。

  “围坐在一起,将奶油气弹装入奶油枪内。”刘敏说,随着夜场内的劲爆音乐,兴奋的人们会把奶油枪的枪口,也就是我们平常在饮品店看到的奶油出口,对着气球充气,“充到差不多了,就气球口对着嘴吸,会有快感。”

  刘敏自己也尝试过两次,他形容,吸食了“笑气”后,会就像喝醉酒时的那种飘然感,持续时间约为十几秒钟,有的人为了追求刺激,甚至上瘾者,“会直接把奶油枪口对着嘴喷。现在可能都不让明的带进去了。”

  刘敏觉得,偶尔玩一两次,不会上瘾,应该不会有事。

  隐秘又公开的生意:记者花40元就买到一盒

  林娜的遭遇令人同情并值得警示,但现实也让人甚为忧虑。

  钱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些厂家在对外出售这类气体时并不会有太多有关用途的询问,价格也并不算贵,即便这种气瓶装的“笑气”并不会被直接用于吸食。

  “一大罐是40升,1800元一罐。”在杭州余杭区的一家气体生产商那里记者了解到,对于“笑气”的应用,他们一般都是送往一些牙科诊所或者医疗机构,对于娱乐场所中用这种气体来“助兴”的功用倒并不是很清楚。但对于购买者,厂家并没有过多防备与了解,只是直来直往地谈价格和运输。

  虽然一些针对夜场的送货者较为谨慎,但在一些网络商城平台上,搜索“奶油气弹”,可以发现有很多商家正在售卖,其标注的主要用途则是用作奶油发泡。但从一些评论上可以看出,其用途包括了“打气球”。

  为此,钱报记者联系了一名卖家,他同时也开有卖“笑气”的微店。他们提供的都是每盒10支,每支8克的奶油气弹。在微店上,该店主标明了“主营各种品牌奶油气弹、笑气、气球、奶油枪、开瓶器”,并提供两种品牌的奶油气弹。

  在交流过程中,对方显得也很警惕,对于记者的发问都用最简单的话语来表示,避而不谈奶油气弹的用处和是否会上瘾的问题。当记者问及这种奶油气弹的使用方式时,对方只发送了一张正常使用说明,如果用于打气球的话,则“等你收到货了再教你”。直到记者表示自己是为了“打气球”而购买,他才直接询问是要“快递还是闪送(同城快送)”,并提醒说“你还需要一个奶油枪”。

  钱报记者通过上述渠道花40元钱获得了一盒“奶油气弹”。里面共有10支,都是银色的小钢罐,形状和热水瓶内胆较为相似,每支长约6.5厘米,直径约1.5厘米。这些小钢罐中正是高压的“笑气”液体。

  “笑气”专职供货商:很好卖,我光杭州的送货司机就三个

  由于这种产品目前并未被列入新型毒品目录,因此并不在警方的监管范围。所以谨慎之外,也确有“大大咧咧”的卖家。

  “放心吧,安全是肯定安全的,这本来就是合法的东西。”昨天下午,记者联系到了一名专门以送奶油气弹为职业的货商。

  记者在与他的沟通中,他表示,“笑气”很好卖,他不仅在杭州有3个司机,在绍兴也有下线,同城送货一般只要半小时即可。当记者表示自己对这批货物的运送和使用有所担忧时,他又向记者表示并不用担心,“百分之九十是不会禁的,就算禁,也很好散货。”

  在和这名卖家交流期间,对方刚刚在杭州出了一票5盒的货单,在他的朋友圈里,卖货发货成为他炫耀要素之一,甚至兴奋地表示自己的货卖到了新昌,开辟了新市场,而晒得最多的那句话,就是“日常接单,火箭配送”。

  “笑气”有多可怕,钱报记者采访多位专家——躯体成瘾易除,精神成瘾难去

  对于“笑气”,由于其获取渠道较多,并且目前还不受严格管理,因而使得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能轻易接触到它。

  然而这种能令人发笑的气体,可不是想象中那么令人愉快,相反,在过量使用后,不仅会造成上瘾,甚至还会引起死亡。

  钱报记者采访了多位专家后了解到,一旦“笑气”成瘾,即便能通过治疗去除躯体上的成瘾状态,却难以去除精神成瘾带来的危害。

  戒毒研究中心实验室主任:一旦成瘾,治疗后复吸可能性极大

  为了更清楚地了解“笑气”吸入人体内带来的反应,记者采访了浙江省戒毒研究治疗中心的实验室主任张惠芬。

  “与传统毒品相比,‘笑气’的躯体成瘾性实际上并不强,但很多人在接受治疗后复吸的概率很大,主要是因为它的精神成瘾性难以根除。”张惠芬告诉记者,他们最近曾做过一次实验,让小白鼠吸入“笑气”,结果与很多新型毒品在小白鼠身上试验的结果一样,小白鼠很快出现昏迷状态。

  刘惠芬所在的实验室主要就是测试各种毒品的成瘾性和分类,对于“笑气”,刘惠芬表示,虽然并没有成瘾性的实验测试在做,但社会上的一些情况和案例,已经说明这种物质有相应的作用。如果实验再做下去,可能需要分析“笑气”跟传统毒品有哪些类似,因为目前已经发现了“笑气”会成瘾的机制。“如果一个人每天都去用,那肯定是有成瘾性了,而且吸食频率越高,就是成瘾性的表现。”

  “我们一直在说,躯体依赖不太可怕,早一点治疗也能解决。但问题是精神上的成瘾很难去掉。”刘惠芬说,目前国内外搞研究的主要都是解决如何除去精神上的成瘾性,也就是降低复吸率的问题,然而这一点很难实现,“复吸率很高,说不吸不吸,回去后一百个有九十九个又复吸。”

  医院麻醉科主任:会消耗人体B12,致神经损伤等

  那么这种原本作为麻醉剂的气体,其临床应用和表现又是如何呢?

  对此,记者找到了省立同德医院麻醉科主任王宏伟。他告诉记者,临床上使用的一氧化二氮,一般都来自医院的供气中心,每家正规医院都有这样的供气中心。目前一氧化二氮作为麻醉剂的使用量已经减少了,但在一些口腔手术和分娩镇痛时仍有使用。使用量减少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一氧化二氮不是一种很强的麻醉药物,麻醉效果有限;二是它有可能会对患者的心脏、肝脏、肾脏产生一定的影响。

  王宏伟指出,临床上使用一氧化二氮,因为应用于手术,使用频率不高,不容易成瘾。但是正常人通过“打气球”吸入一氧化二氮,有成瘾的风险。“医院里使用一氧化二氮作为麻醉剂时,会控制浓度,一般是50%的氧气和50%的一氧化二氮混合使用。”王宏伟介绍说,但“打气球”的人直接通过口鼻吸入的一氧化二氮浓度较高,容易出现缺氧的状况。

  此外,在目前的医学研究中已经发现,一氧化二氮会消耗人体内的维生素B12,造成贫血和神经损伤。

  “一氧化二氮会消耗身体内的维生素B12,维生素B12是一种营养神经的物质,长期缺乏会使髓鞘病变。”王宏伟还向记者详细解释了过量吸入一氧化二氮对身体造成的损伤,他说,髓鞘位于神经轴突旁,主要起到运输神经递质和营养物质的作用,髓鞘病变最终就会导致神经系统疾病。一氧化二氮还会引起血流减少,人体可能出现功能性问题。“另外,人体内的许多酶都需要维生素B12的参与,体内缺乏维生素B12会影响酶的活性,可能会对DNA造成损伤,存在致畸的可能性。”

  目前,一氧化二氮除了应用于医学麻醉,还被用于奶油打泡。那么在奶油打泡过程中使用的一氧化二氮会不会对人体造成损伤呢?王宏伟解释道,因为一氧化二氮的弥散速度比较快,在空气中会被快速稀释,奶油打泡中的用量也不是很大,因此不会对人体造成影响。

  专家呼吁:年轻人易沉迷,尽快出台管理办法

  那么为什么“笑气”会让这么多年轻人沉迷其中呢?

  多位专家表示,这种带着甜味的、凉丝丝的气体,在人们吸入体内后会有短暂的快感,正是这种快感令许多年轻人沉溺于其中。

  此外,因为“笑气”并未列管,很多年轻人也认为它不属于毒品,一开始接触时心理警惕性不高。而常年在海外的中国留学生往往又无人监管,加上心智发育尚未成熟,因此很容易被“笑气”甜蜜的幻觉诱惑。

  另据媒体报道,在欧美国家,青少年的笑气滥用率达到了12%-20%。在英国,数据显示,2006年-2012年间,至少有17人因为吸笑气而死亡。2014年,在16至24岁的青少年中至少有7.6%的人接触过笑气。2016年,英国伦敦著名的诺丁山嘉年华会上,伦敦警方一共缴获了价值15万英镑的笑气罐。根据英国《医药法案》,医学上用于麻醉的罐装一氧化二氮不能作为消遣使用。任何个人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销售含有一氧化二氮的药品用于吸食,或者未按处方进行供应,最多可以判处两年监禁以及无上限的罚款。

  在美国,由于吸食导致的昏迷、窒息、癫痫发作等,每年都有100至200人因笑气等吸入剂而死亡。而日本,2015年也开始全面禁止了除医疗等用途之外的所有“笑气”生产流通,违反者处以三年以下监禁,及300万日元以下罚款。

  宁波市微循环与莨菪类药研究所所长周文华认为,他们接治过吸食“笑气”成瘾的孩子,“印象里最近的一个孩子是在加拿大念书,在那边吸食成瘾的。”周文华说,治疗结束后,当时他们建议孩子父母要么别把孩子送回加拿大了,离开那个存在潜在复吸可能的环境,要么就是父母去陪读,“一是为了切断‘笑气’的获得来源,二是要接受父母的监管。”

  鉴于此,周文华和刘惠芬都认为国家相关部门应该尽快出台管理办法,用于医疗、商业的一氧化二氮要严格控制使用用途,不能随便流入社会。王宏伟也认为,相关主管部门要关注这种气体的流通,以免造成更多潜在的危害。

责任编辑:徐晓鸣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