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食药打假

单雪伟:完善“行刑”衔接机制 用足用好现有法律武器

2014年06月19日 16:35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单雪伟   

  

  上海市公安局治安总队副总队长单雪伟发言。

  记者:上海公安机关治安系统提出打击食品药品犯罪要“用足用好现有法律武器”,请您介绍一下情况。

  单雪伟:近年来,上海公安机关会同行政执法部门,不断加强刑事保护的进程。我们共同制订了问题发现机制、“行刑”(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机制、社会治理机制等一系列工作机制,但是这些工作机制形成以后,我们发现真正的源头在法律规定上。2013年5月,“两高”的司法解释颁布以后,为基层办案单位打击食品药品犯罪提供了有力的法律武器,但在具体实践过程中发现有些规定还较为笼统,办案部门在案件侦办中难以操作。为了进一步加强司法可操作性,我们及时收集梳理基层办案部门反馈的工作意见,深入基层进行调研,并与本市检法机关进行磋商。经过半年的努力,2013年11月,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局、司法局联合下发了适用“两高”司法解释的若干意见,对司法解释的原则性规定进一步明确细化。

  记者:具体明确和细化了哪些内容?能否举例说明?

  单雪伟:一是进一步明确“解释”中“严重”“持续”“时间较长”等一些没有明确量化标准的表述。第二,对于理解中容易出现分歧的相关规定统一了认识。如“两高”司法解释第三、六、七条所提到的“销售金额”问题,尚未销售的食品涉案金额是否应该计算,如何计算才能客观反映犯罪行为,又能体现对食品药品安全犯罪活动从严惩处,经过研究涉案金额应该包含未销售和待销售食品药品的金额,另外,如果有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之前销售的产品和办案查获的产品属于同一批次,应该与被查获的产品一并计入。又如提到的“明知”问题,什么样的情况可以认定为明知,司法解释中没有提到,但公安部门在办案中经常碰到这个难题,比如说销售掺有药品原料和其他有毒有害的保健产品,经销者往往辩称自己不知内情,将责任推给供货商,公检法在办案实践中对这一问题有不同的认识。针对此类情况,我们经研究明确了具有主观故意的7种情形,比如进货时违反规定未向供货商索取检验、检疫证明等法定相关证明,食品的收购或者销售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一般价格,且无合理原因等。

  记者:对“两高”司法解释还有哪些补充?

  单雪伟:我们对一些司法实践中经常遇到但“两高”司法解释中未提及的内容进行了补充、扩充。如不安全食品是否一定要鉴定,在司法实践中,检法机关为了稳妥起见,一般均要求公安部门进行鉴定,但有些鉴定实际做了以后往往效果适得其反,不仅对犯罪认定起不到证明作用,可能还会误导法官断案,因此我们对涉案食品药品符合第一条1至4项的特征,或者不属于安全食品药品范畴的,即认定不属于安全食品药品,不需要再鉴定。对于符合解释第二条1至3项规定的,即可认定为有毒有害产品,也不需再进行鉴定或者健康风险评估。我们还对食品药品范畴问题、相同批次涉案食品药品抽样检验结果的认定效力问题等进行了明确补充,在此不一一列举。



责任编辑:徐竞阳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